中关村商情网

搜索
中关村商情网 首页 健康生活 养生保健 查看内容

刘延飞:生死,自然界赋予生命的两个极限

2017-2-16 14: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17| 评论: 0

摘要: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永生带来的即是死亡近来读到一本书《众病之王:癌症传》,作者是一位美国医生悉达多 • 穆克吉,花费六年的时间 ...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英国诗人狄兰 • 托马斯


永生带来的即是死亡

 

近来读到一本书《众病之王:癌症传》,作者是一位美国医生悉达多 • 穆克吉,花费六年的时间写成。这本书用了大量的历史资料报道和病例,让我这种非医学专业读者,了解了癌症的起源和发展、人类与癌症的抗争和预防治疗,有所感,成此文。

 

 

「黑色体液,淤积不化」、「如果我不能好转,你会拒绝收治我吗?」、「很抱歉,我知道我们已经到了终点」书中的目录和内容中,充满大量的内心描写,这些渴望的呐喊,正是癌症给人类带来的恐惧。

 

癌症到底是什么?在我们的生活场景中,癌症基本和一闪而过的恐惧、心知肚明的确认、加长版的叹气,以及最后的死亡划上了等号。当我们听到有人患癌后,似乎只能发出相同的声音:哎。作者悉达多 • 穆克吉在书的开头作了简短说明,癌症是许多种疾病的统称,这类的疾病有一个共同的基本特征就是——细胞的异常增长。然后,用525页文字,为这个纵贯4000多年历史的主题,做了一个漫长的回应。

 

 

威廉 • 卡洛斯 • 威廉姆斯曾经写道:「一个人的死,是因为死亡首先占据了他的想象。」作为一名医生,悉达多 • 穆克吉要将病人的想象从死亡那里重新夺回来,这个任务难得无法形容。癌症源于我们自身的一些负责调节细胞生长的基础基因的突变,而这种突变基因导致的癌细胞,有时会展现出永不停止的分裂。癌细胞这种带着永生意味的分裂,却会摧毁我们的身体,带来无法避免的死亡。癌症彷佛集中营一般,否定了在它自身之外和凌驾于它之上的所有生命的可能。

 

 

像是一个绝佳的隐喻:永生带来的即是死亡。人类一直渴望着永生,却被可以「永生」的癌细胞夺去了生命。但若是人类具备了癌细胞的「永生」属性,是否会打开人类通向永生的大门?大门的背后是幸福的世外桃源,亦或是万丈悬崖?仅仅透着永生微光的癌细胞,面目狰狞的漏出了凶残的表情,细思极恐。


命运的终点,不是一瞬间

 

在书中无数个病人的故事中,Germaine 的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作为一种罕见的消化道癌症患者,Germaine 在2001年已经濒临死亡,她想方设法加入了一种靶向新药的临床试验,疗效良好。但癌症最终还是在2009年复发,并夺去了她的生命。在与癌症旷日持久的战斗中,她生活中的一切都围绕着癌症展开,带着癌症的烙印,她一面适应癌症,一面挑战癌症,她曾经取得胜利,却又最终落败。

 

 

Germaine 的故事既不是最悲惨的,也不是最幸运的,既不是最鼓舞人心的,也不是最令人沮丧的。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她只能「拿出全部的力量与尊严,转动轮椅前去洗手间,似乎她已将这长达四千年的战争浓缩于此。」全书以这样一句话作结尾,不免令人唏嘘。

 

与想象中不同,我没有等来激动人心、富有转折的警句,也没有听到一句煽动性的、充满力量的口号。但是当我合上书的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向前走的每一步,每一次的生命延长,每一个与癌症抗争的故事,都是人类一同写下的、永不认输的战斗檄文。每年800万个癌症死亡的瞬间,都在重新组合,延续生命的意义。

 

 

记得曾经看到过一段话,说人的死亡分三个阶段。第一是医院宣布死亡,这是生理的死去。第二是葬礼的举行,这代表着这个人社会地位的死去。第三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死去,那么这个人就是真正的死亡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知道曾经那个人的存在了。

 

死亡不是一瞬间的事,是比一个人的一生还要漫长的事。


古希腊与柏拉图的生死观

 

小时候,看电视的时候,会突然发呆。思考如果世界上没有我是什么样子,我的肉体不再存在,我的思想也烟消云散,我不再是我。身边的人不会再经常提起我,不会在闲暇的时候想起我,也不会跟我有任何的接触。每每想到这些,总是全身一阵发麻,强迫自己不再去想。

 

 

古希腊时代,人们相信死后,灵魂会离开肉体,前往另一个世界。在那里,居住着古往今来所有死亡的灵魂,这些灵魂没有实体,如同梦里的人,飘忽不定,这些亡灵,不会复活,死后的存在是无尽头的。一般的人死后,居住在环境糟糕的冥界,而英雄们死后,居住在天堂一样的快乐境界里。希腊人认为死无法作为人类的经验,加以学习和进化,死亡是与生存完全对立的。因此,他们不愿意系统的研究和谈论死亡,古希腊的学者,也同样避讳这个命题。

 

荷马史诗写道:「人之有命,其命必死,且无经验可谈。无人可躲开生命耗尽时痛苦的痉挛,那横穿眼睑中的暗紫色光芒,转瞬即逝,如同解脱的灵魂,飞离躯体。」

 

但是,作为希腊最伟大的智者,柏拉图并不避讳生死的问题,甚至十分重视死亡。作为哲学家,他意识到了探索死亡的意义,探寻死亡之旅,如同旅行,可以开拓眼界,增长智慧,检验知识真伪。因此,他说:哲学是死的练习。

 

 

他认为真正的哲学家,必须超脱生死,只有脱离肉体的牵绊,成为纯粹的灵魂后,他得出的真理才可能是宇宙的真相。他强调,平日生活中,哲学家应该不断的进入死亡的假想中,以此逐步脱离肉体对大脑和感觉器官的干扰,探索自己灵魂对世界的纯粹感受,这样哲学家所见到的才是真实世界。等真的死亡来临时,哲学家已经习惯了脱离肉体单独存在的灵魂,将不会没来由的痛苦和彷徨,而是可以脱离肉体,顺利的实现永生的飞跃。

 

死亡将终止一切;但是,在结束之前,还可以有所作为,可以做点高尚事情,而不只是做个不体面的人,与诸神争吵。——《尤利西斯》

 

 

——「阿卤,你怕死吗?」

——「怕。」

——「我也怕。但我在想,今天,突然想到的。我们都是分子组成的……很久以前,我也许是架子上一粒紫葡萄,或者一只长毛象,或者是被鹿唇咂摸过的一片树叶。而你,可能是来自某片海的一粒石子,或者樱桃核,或者生长又衰败的某只花瓣……然而我们最终成为人,相互倚靠活着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然后我们又变成空气中飘荡着的无意识,再后来也许是某只刺猬,某粒麦子,但总会,在亿万年后或者更远,你我积郁成同一片云,那时,咱们便又在一起了。」

——「真好。」

 

配图/unsplash

引用:

《众病之王:癌症传》,by 悉达多·穆克吉 [美]

《性、金钱、幸福与死亡》,by 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 [荷]

《众神之车》,by 博客老王

豆瓣@seren@lincode

知乎@buyantanhua@普二丁 

来源:刘延飞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