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商情网

搜索
中关村商情网 首页 IT业界 科技资讯 查看内容

“电子人”比“芯片人”更酷

2017-6-19 00:49| 发布者: 156| 查看: 164| 评论: 0|原作者: 156

摘要: 尼尔头上“长”着一条天线,天线的一端在他的头顶伸出一个小型摄像头。 詹森的机械臂。 斯泰纳左前臂“长”了一只“耳朵”。 最近,位于瑞典斯

  尼尔头上“长”着一条天线,天线的一端在他的头顶伸出一个小型摄像头。
  詹森的机械臂。
  斯泰纳左前臂“长”了一只“耳朵”。
  最近,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创客中心Epicenter火了,因为他们免费给员工植入了人体芯片,植入芯片的员工挥一挥手就可以在办公室开门、操作打印机,在自动售货机上购买食品。媒体将这些植入芯片的员工称为“芯片人。“芯片人”其实并不新鲜,早在Epicenter之前已在欧洲一些城市流行,实现的一般是身份识别和支付功能。而在人们想象中,“电子人”应该拥有超感官能力,“芯片人”挥手进门和支付似乎逊了点。真有接近我们想象的“电子人”存在吗?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温俊华 编译
  “电子人”的提出是为了解决未来人类在星际旅行中面临的问题,由于人类脆弱的肌体无法承受动辄上百光年的高速旅行,学者提出可以向人类身体移植辅助的神经控制装置,增强人类适应外部空间的生存能力。在现实实践中,医生和科学家通过移植、修补技术,将人体和机器结合,增强人体适应环境的能力。
  用注射器将一枚米粒大小的微芯片植入人的拇指和食指之间的皮肤下面,一个‘芯片人’就这样诞生了。
  芯片植入虽然目前还不是很普遍,但也已不算新鲜,早年被用于宠物与货物追踪,近年开始在新潮人群中流行。
  但下面我们介绍的这些人似乎比单纯植入人体芯片的人还要炫酷一些,出于生理缺陷或自愿,他们在自己体内植入了机器部件,无形中使自己成为具有超感官能力的“电子人”。
  机械臂助力成世界最快鼓手
  27岁的詹森来自美国,由于不得已的身体缺陷,他也成了一名“电子人”,连接在他右臂上的是一只机械手臂。
  2012年,詹森在工作中遭遇传感器爆炸事故,7次手术后,他失去了半截右手臂,这对于想成为鼓手的他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詹森没有放弃自己的音乐梦想,他为自己设计了一只方便灵活打鼓的机械手臂,佐治亚理工学院的韦恩伯格教授参照他的设计成功打造了这个机械假肢。
  假肢利用“肌电描记术”的处理方式,在上臂植入传感器控制假肢:詹森的上手臂自主运动时,假肢可在上手臂传达出来的信号指引下运动;假肢还能同时控制两根打鼓的木棒,一根木棒打鼓时,另一根木棒可以根据前一根木棒打出的音调自主配合打击。因此,尽管詹森身体残疾,但他现在是世界上打鼓最快的鼓手。
  手臂“长耳朵” 让世界听我的
  如果斯泰纳把自己的左前臂伸出来给你看,可能会吓你一跳:他的左前臂上“长”了一只“耳朵”!作为行为表演艺术家兼大学教授,澳大利亚人斯泰纳做过不少吓人的事,改造自己的身体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让自己的手臂“长”出耳朵,斯泰纳花了10年时间,并且这个改造项目至今仍然在进展当中。
  斯泰纳先请一组医疗团队在自己的手臂里植入一个耳朵形状的生物聚合物支架,接下来让自身的血管和身体组织围绕着这个耳朵生长。如今,从照片可见,斯泰纳的“第三只耳朵”已经非常成形,在手臂上微微突出。下一步,斯泰纳的计划是让这个“耳朵”长出耳垂来。
  斯泰纳还希望在耳朵里植入一个支持Wi-Fi链接的麦克风,让人们收听这只“耳朵”所听到的声音。最后,这只“耳朵”还可能具有 GPS 功能。虽然首期植入的麦克风已经因为感染被取出,但斯泰纳并没有放弃这个计划。
  “这‘第三只耳朵’并不是为我自己准备的,我的目的是让世界其他地区的人能够一直听到这只耳朵所收听到的声音。他们将能够听到一场对话或是一场演出,无论我在哪里,无论他们在哪里……”斯泰纳说。
  头上“长”天线“听”色彩
  尼尔或许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电子人”,因为他是世界上第一个被官方承认的“电子人”。2004年,英国政府向尼尔颁发护照,护照照片上的尼尔头上“长”着一条天线,天线的一端在他的头顶伸出一个小型摄像头,另一端植入他的后脑勺,这个护照意味着英国政府承认尼尔在脑袋上植入的感应天线为其身体的一部分。
  尼尔今年35岁,这条天线已陪伴他13年,他因此被戏称为真人版“天线宝宝”。在英国出生、西班牙加泰罗尼亚长大的尼尔天生完全色盲,只能看到黑白两色。尼尔从16岁开始学画画,但由于色盲缺陷,老师分配给他画的部分一直只有灰色系。
  2002年,尼尔回到英国上大学,学习编曲,大二那年一个关于“控制论”的讲座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讲座后,他找主讲人讲述自己看不到色彩的困境,于是后者帮他设计了一个“听”色彩的装置,装置的一端是一个小摄像头,可以拍下物体,把物体的色彩传导给植入大脑的芯片,再根据各种色彩生成不同的声调,用耳后的播放器播放出来,尼尔通过骨传声便可以听到不同的色彩。
  最初这个装置只是戴在尼尔的头上,像个耳机一样。后来,尼尔说服加泰罗尼亚的一位医生,在他的后脑勺开了个洞,把色彩-声音转换装置植入脑袋上,结果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一样,尼尔看上去脑袋上“长”了一根天线。
  植入“天线”之初,各种传导到脑袋的声音让尼尔头痛欲裂,但几个月后大脑就习惯了这些声音,头痛随之消失。一开始,尼尔必须要记住不同颜色所代表的声调:红色的声调最低,介于F和升F音阶之间;紫罗兰的紫色声调最高,介于C音阶。到后来,各种色彩所代表的音调已经融入尼尔的身体,目前他能听辨出360种色彩。
  尼尔将自己这种把色彩转换成声音的能力应用到艺术创作上——欣赏一幅画的时候,他可以听到一组特别的音频,因此可以把画作转变成一首歌曲,他曾为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创作过类似的“声音画像”。在熟练掌握把色彩转换成声音的能力后,尼尔开始反向创作,把听到的声音转变成画作。2012年,尼尔被邀请上TED公开课,讲述自己如何听到色彩,“达芬奇的画听起来真恐怖。”他说,可能是因为画家用了很多阴影和相似的颜色;2014年,尼尔在巴塞罗那的加泰罗尼亚音乐宫举办了世界上第一场色彩音乐会。
  尼尔的大脑还被植入一个远程传感芯片,可接收朋友们通过网络发来的图片,并将其中的色彩转化为声音播放。这个远程传感芯片意味着他可以和植入同样芯片的人直接用大脑意念交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