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商情网

搜索
中关村商情网 首页 IT业界 众筹 查看内容

脑放君×京东众筹:构建声音世界的民主乌托邦

2017-11-3 20: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41| 评论: 0

20分钟,众筹成交额100W;

1小时,众筹成交额200W;

6小时,众筹成交额400W;

……

截止11月2日上午,众筹支持人数达7300多人,募集金额超过650万元,并且数字仍在上升中。创造这些惊人数字的,是京东众筹在10月27日上线的一个耳机众筹项目,它叫做NFHIFI,也就是脑放君HIFI旗舰耳机。

虽然对于绝大多数用户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名字,但对于耳机发烧友来说,脑放君是一个代表着公平、公正,甚至是有一些固执己见的耳机评测达人。他是弹幕网站BILIBILI的知名UP主,也是微信公众号的大V,更拥有自己创办的耳机评测网站和论坛爱机网。对于研发产品和登陆京东众筹的举动,脑放君说,“中国有那么多听歌的人,我只是想让更多人以最低廉的价格体验到HIFI高端音质。”

有多少赞誉,就有多少诋毁

和B站大部分UP主的双马尾、大长腿、二次元萌妹形象不同,笔者初见脑放君时,眼前是一位穿着呢子大衣的“老干部”,与印象中的耳机发烧友,或者是做直播的“网红”相差甚远。

圆脸、圆眼睛、四六分的头发,明明是贵州人,却操了一口山东普通话。朴实的外在,极易给人信任感。采访中,脑放君强调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烧友”的信任。他不希望称呼关注他的人为“粉丝”,更希望叫他们“烧友”,因为听上去更平等。

实际上,脑放君初期做的是一档耳机音效科普直播节目。开始只是图好玩,顺便普及一下耳机知识,但很快脑放君就被大量网友关注,并要求他推荐耳机,或者是做耳机评测。这种情况相信很多做直播的网红都遇到过,而绝大多数人都会做出以下两种选择:第一,视而不见,免得得罪人,反正正常做节目也不会掉粉;第二,做评测和推荐就只说好话不说坏话,从而赢得厂商欢心,实现流量变现。

但脑放君选择了第三条路:扎扎实实做测评,实实在在说真话。脑放君说,当时某知名耳机厂商寄了新产品给他,希望他在直播时进行测试。但在直播中,脑放君只用这款耳机听了15秒,就摘下来并对着摄像头大骂:“这是什么玩意儿!”第二天,该厂商就致电要求脑放君不要再继续评测,并寄回样机。事后,脑放君被朋友批评,“厂商请你做测试,就是让你说好话的,哪儿有你这么做事的。”但是脑放君却说,我不能欺骗我的观众们。

这样的脾气,让脑放君几乎得罪遍了圈内人。在某平台搜索脑放君的名字,出来的内容几乎没有一条正面的,甚至很多回复都是单纯的人身攻击。更有意思的是,还有“黑子”跟脑放君玩起“谍战”,冒充脑放的粉丝,在各大论坛重复刷评论,营造脑放君花钱买水军的假象。

网友寄给脑放君的信,类似的信件还有上千封

与业界四面楚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脑放君在“烧友”当中的群众基础非常扎实。自从做测评节目以来,装着耳机和信件的快递就一摞摞寄来,其中不乏售价上万的中高端产品。信件中,有的要求测完寄回,有的直接将耳机送给脑放君,还有的请求通过脑放君的直播进行二手出售。这些要求中承载的信任或者慷慨,都令脑放君为之动容。

有一件事令脑放君感动至今。“有一次我在直播里说,我人手不够,想招个助手,不料第二天就有人找上门来。”此人曾在网上和脑放君联系过,却素未谋面。“我问他要多少钱,他说等你赚了再给我,还要把他的十万元积蓄给我。当时,我眼泪都要下来了。”脑放君说。

作为对“烧友”的回报,脑放君研发的耳机有很多细节都来自烧友投票。比如,此次上线的产品中,有一款名叫“燕尾蝶”的耳机,名字来自网友的善意玩笑:“他们说你直播里老出幺蛾子,你的产品就叫蛾子吧。我说叫蛾子太土,叫蝴蝶吧,于是就有了燕尾蝶这个名字。”更有趣的是,网友们确经常对自己的投票结果不买账。“外观设计是他们自己投票决定的,做出来之后,却都吐槽好丑。”脑放君一脸苦笑。

用最笨的办法,颠覆了行业价格

在“烧友”的鼓励和支持下,脑放君此次在京东众筹上线了3款产品,最便宜的399元,最贵的1999元,据说1999元的“大耳”可以媲美市面上价格在一万元左右的产品。

他分享了自己研究出来的耳机用户金字塔:资深“老烧”约1万人,多为圈内人士;第二梯队约十万人,基本都是自己花钱玩的“烧友”;第三梯队是入门级“烧友”,约100万人;此外,中国所有听歌的人均在第四梯队,约1亿人。脑放君说,他希望让第四梯队的人源源不断地进入第三梯队,让更多人体验到HIFI耳机的魅力。

要实现这一目标,脑放君其实没什么优势。他的听力并非天赋异禀,也没有“金主”支持,全凭一腔热血和一颗匠心。据脑放君表示,此次上线的3款产品,每个都历经了500小时以上的测试。

虽然拥有那么多忠实的粉丝支持,也有着对于产品品质的信心,但脑放君却还是不得不面对“费老牛鼻子劲儿,利润却很微薄”的尴尬。本次上线众筹的三款产品,每台利润不过60元到100元,远远低于同类产品。

不过,令脑放君欣慰的是,一些大品牌的耳机产品开始追随他降价了,整个HIFI耳机行业的业态正在开始出现转变。脑放君认为,“这样的定价和利润空间才是正常的,如果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圈子只会越来越小,最后受伤的不仅是消费者,更是整个行业。”就整个行业的宏观利润空间而言,做到脑放君这个价格梯度,不需要在质量上昧良心,省掉层层渠道商的利润、给大V的稿费,成本就下来了。脑放君说,这是互联网带来的时代红利。

对于脑放君的玩法,有人以为他要做耳机界的雷军,重新定义行业价格,收割长尾。但脑放君说,他的理想是做一个“一切皆可测试”的产品乌托邦。在脑放君的描述里,未来在他的平台上,每个人都能通过真正的个人测评,找到适合自己的产品。而且,测评范围将不限于耳机,而是拓展到所有电子产品。脑放君说,他最想测评的产品,是美食。

“这次众筹赚的钱,我打算买一辆大巴车,并把它改装成适合耳机试听的环境,然后去做全国巡回音质测试,同时要吃遍全国,评出各地最美味的三道小吃!”说这句话时,脑放君脸上的表情,仿佛《海贼王》里的路飞看到了星辰大海。而路飞恰恰是他最喜欢的动漫角色:“傻傻的,很热血,理想主义。这么说,好像和我很像哈?”

在京东众筹,“烧友”用真金白银投票

采访中,脑放君极力强调自己不为赚钱:“‘烧友’当中财富自由的人不在少数,我如果把价格提高100块,根本不影响销量。但我没这么做。”他还极力撇清自己和“网红+电商”模式的区别。“这个是为了流量变现,而我就是想做出用户真正需要的产品。”脑放君说。

不仅如此,脑放君还努力抽离品牌中的个人元素,目前,脑放君的微博昵称和产品名均为NFHIFI,而不再使用“脑放君”这一个人身份识别。“如果打造个人IP,人设一不小心坍塌了就完蛋了——这种坍塌,哪怕是你小心翼翼也在所难免的,我这样的行为,永远少不了人泼脏水。”在这个圈子里看的太多,脑放君也深有感触。

不为钱,不为名,只为理想主义。这就让脑放君在选择众筹时格外严格。选来选去,脑放君觉得,自己和京东众筹的气场很像,都是从用户需求出发、都是死磕产品品质、都是从数码3C起家。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没有任何宣传推广的前提下,NFHIFI耳机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如此惊人的众筹成绩,这连他自己都很讶异。脑放君认为,在京东众筹平台,“烧友”是真真正正用自己兜里的钱进行投票。后台数据显示,很多烧友都参与了3次众筹,集齐了脑放君的3款产品。

脑放君说,“来京东搞众筹,算是来对了。这里非常适合我这样有点儿能力,却没有资金的创业者。而且从上线前到现在,京东众筹可以说为我提供了很多帮助。”在产品上线前,京东众筹的产品经理和策划、设计团队,对项目详情页的制作提出了很多建议;在众筹上线后,为NFHIFI耳机免费提供了价值不菲的京东众筹首页黄金推广位置;同时,京东众筹还为脑放君安排了众多品牌推广资源。

不过,现在令人兴奋的众筹成绩也给脑放君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根据京东众筹平台的要求,创业者要在众筹结束后的45日内让用户拿到产品。这对于第一次做产品,并且大幅超过预期的脑放君来说,可谓是幸福的烦恼。面对“烦恼”,脑放君已经做好两重预案。其一,提前联系了多家备选厂商,现在均能迅速投入生产;其二,将质检程序从出厂时提前到了生产过程的各个环节,具体而言,分解为4级质检,且每一级的质检标准都高出行业水平。

脑放君提到,现有订单量能如期交付,但若订单量再大幅增加,那后下订单的“烧友”们可能会需要稍等几天。但笔者相信这样物有所值的耳机,“烧友”们已经等待了那么久,也就不在乎这一两天了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