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商情网

搜索

九问网易游戏:当初对游戏的热爱去哪了?

2018-1-12 10:37| 发布者: 网友| 查看: 1567| 评论: 0|来自: DoNews

摘要: DoNews互娱1月12日消息(记者 凉生)据AppStore的数据显示,在iPhone免费下载总榜上,网易《荒野行动》近期最低跌至第46名,在畅销榜方面,1月3日最低跌至第32名,均创造了上线以来的最差成绩,此时距离丁磊在2017年 ...


五、哦……那个版权问题是怎么回事?

《荒野行动》对于《绝地求生》的抄袭其实是不用太多讨论的,很彻底——玩法抄,设定抄,甚至广告也抄。

这是《荒野行动》的广告素材,只要是吃鸡的玩家,都知道那个模糊化的画面到底来自何处,有意思的是,网易唯恐用户误会,还要加上一个“原价98的游戏”的文案——是的,别搞错了,抄的就是他!

就事论事,必须承认,在中国现行产权还不够完善的背景下——比如对于“玩法”的专利保护尚不明晰——只要拉得下脸,狠得下心,网易大概率并不会因为此次的山寨遭受到太严厉的法律制裁。即便《绝地求生》的原厂蓝洞真的要告,在一场可见十分漫长的版权官司里,最终的胜算和ROI如何,都是未知之数。

但法律面前的侥幸,并不能替代一切,毕竟天下还有“道理”二字。

首先,前面提过,业内共知网易是曾经参与过《绝地求生》的代理谈判的,但谈判失败,扭脸就开始山寨,这个吃相实在不雅。在全球的山寨案例里,《荒野行动》这次恐怕都要算刷新底线的。

第二,网易在版权问题上的双重标准,也让本次《荒野行动》的山寨多了几分喜感。

网易对于其他游戏公司抄袭自家游戏时态度是强硬而坚决的。直发律师函是起步价,状告多益、乐动卓越等公司侵权都已经是中国游戏圈著名的维权案例(这里就不再展开多益和网易之间的千丝万缕的人事八卦了),甚至,连某直播平台上的《梦幻西游》主播进行直播,一样要告。


而更让人拍案叫绝的是,在网易MUMU模拟器官方页面活动上,竟然还出现了《绝地求生》正版吃鸡游戏的广告,而点击预约按键之后,却发现需要注册网易通行证,这真是可以和西安“假兵马俑”相媲美的创意了。

据可靠消息,网易日前已经正式启动了关于“吃鸡”商标的注册工作,如果成功,这无疑这将成为全球山寨史上一次重要创新——李鬼改了李逵的户口本,网易让我们看到山寨也可以上升到行为艺术的高度。

六、网易,你确认真的知道怎么做道具消费?

对于吃鸡类产品的商业化,实际上迄今依然是一个探索中的命题,但可以确认的是,网易现行的道具消费,已经触碰了游戏产业的大忌——挑战游戏公平性。

几乎可以肯定,皮肤系统是完全不适合吃鸡类游戏的。战术竞技类的规则底盘是“公平竞技”,但是加入皮肤系统会导致游戏彻底的不公平,举例来说,比如一个玩家购买了一套“迷彩服”,一个玩家没有,那么就会导致不公平,因为迷彩服的隐蔽性显然高于没有迷彩服的。

当然,上述只是举例,《荒野行动》对公平性的挑战其实体现在了一个相反的方向——在这款游戏里,有各种千奇百怪的“皮肤”,比如大红色的“圣诞套装”,我不知道玩家面对这样的消费做何感想,难道我花钱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让其他人更方便的瞄准?雪地里来这么一身,真是想不死都难。

好了,我们严肃一点,作为道具收费的一个大宗,“皮肤”的核心价值是在不影响竞技公平性的基础上满足用户的“炫耀”心理,但是请记住:没有人会为了炫耀把命搭上!

我们当然理解网易的收入压力,但是,道具收费的设置是要讲技巧的,网易,你确认你真的会这门手艺?

七、手游模拟器充当PC版是比谁更不专业吗?

这是《荒野行动》对《绝地求生》彻底山寨化的一个重要分支——在始终未能很好解决手游外挂,BUG等问题的情况下,网易又匆匆忙忙上线了《荒野行动》的PC版,但上线之后………玩家是蒙圈的。

玩家在进入这个PC版后,第一感觉就是在完手机模拟器,PC版本中完美复制了手机版的多个按键,但这些按键却并不能点击使用,甚至还出现了只有手机上才会有的“陀螺仪”设定。

这种可视的仓促与敷衍所为何来?难道就是为了告诉玩家,“别抱怨《荒野行动》手机版了,看,这还有一个更不专业的呢”

八、如此创新的营销版权方监修能过吗?

相比《荒野行动》,网易的另一款吃鸡手游《终结者2:审判日》在版权维度底气是要足一些的,虽然在玩法维度坚持了山寨的基本原则,但《终结者2》本身是有货真价实的IP授权的。

可是问题来了,为了游戏宣传,丁磊继养猪之后,日前正式宣布开办养鸡场。“河田飞鸡”?这是什么鬼?你确认这个广告素材经过了《终结者2》的版权方监修?

友情普及一个常识,影视形象版权授权比游戏玩法版权的界定——无论在中美日韩欧洲——都要严格,具体的多。《荒野求生》可能告不倒你,但施瓦辛格如果认真起来告你侵权,这场官司网易是没有任何机会打赢的。


九、当不再热爱游戏,网易你还剩下什么?

梳理过上述八个问题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荒野行动》的败局,几乎是注定的,是从开始就注定的。

但真正值得思考的是,到底是什么让网易连续犯下这些错误?

也许财报是一个可见的线索,在《阴阳师》陨落之后,网易已经连续两个季度经历了在线游戏净收入的环比剧烈下跌,从Q1的107.35亿元,到Q2的94.3亿元,再到Q3的81.12亿元,跌幅赫然超过24%。

所以,或许可以理解,当“吃鸡”大火,《荒野行动》上线时,丁磊和网易对这款产品会抱以怎样的期望。

但对营收溺水般的急迫与恐慌,可能让网易忘记了,到底是什么支持他们走过过去的十七年——从《大话西游》和《精灵》的黯然收场,到今天中国游戏产业的巨擘。答案其实很简单,就是网易曾经并且到今天还在宣扬的“热爱”。

丁磊曾经说过,“我们对产品品质的投资是精益求精的,不会比较早的把一些不成熟的产品推出来,我们是在精心打磨以后再把游戏推到市场上去。”

曾经的网易游戏,因为这份“热爱”,做出了《大话西游》系列,《梦幻西游》,《天下》系列等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

曾经的网易游戏,因为这份“热爱”,每年的校招宣讲会都是人满为患,总能吸纳到各大高校的大量人才。

但是,当营收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网易的热爱不见了,于是《荒野行动》高高跃起,重重摔下,回首再看12月17日丁磊意气风发的宣言“网易已经吃鸡成功”,竟然说不清楚是喜感多些,还是悲凉多些。

愿丁磊真的去想一想:当不再热爱游戏,网易还剩下什么?

否则,这是《荒野行动》的终点,也是网易的拐点。

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