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商情网

搜索
中关村商情网 首页 IT业界 科技论 查看内容

黑医美猖獗,更美App推医美大数据库消除行业劣币

2018-2-13 20:42| 发布者: 网友| 查看: 958| 评论: 0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日常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非常严重的医美整形并发症。这些临床接触的案例触目惊心:器官丧失、肢体偏瘫、脑梗甚至死亡。”

2018年伊始,关于医疗美容发生事故的报道突然多了起来。据主流媒体报道,仅仅1月份国内就发生了三起严重医美事故。据央视报道,2018年1月23日,一名大陆马姓女子在台湾知名医疗美容诊所进行抽脂手术时,突然失去呼吸心跳,猝死在手术台。据江苏电视台报道,2018年1月15日,张女士注射名叫“粉毒”的瘦脸针,脸没瘦反而脓肿、疼痛,甚至局部脂肪异化坏死。据北京时间报道,2018年1月6日,23岁的刘悦(化名)在北京某医疗美容医院打了一针玻尿酸后,因填充物渗入血液循环造成视网膜中央动脉阻塞,瞬间右眼失明。

根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在医美事故频发背后,存在着大量医疗美容乱象。2019年,中国医美市场预计突破万亿元,成为居房地产、汽车、旅游之后的第四大服务行业。《2017中国医美行业黑皮书》统计显示,在众多的医美机构中,却藏匿着数量众多的、无资质认可的非法医美机构。中国黑诊所数量已超60000家,是正规诊所的6倍。非法医美已成医美行业发展最大阻碍。

台湾“名医”酒店开房做美容手术

程医生最近发的一条朋友圈,是要卖车。这台红色的奔驰E260是他常住北京时的座驾,“由于本人现在在上海定居,带车牌出售。”

在这之前,程医生的朋友圈只发两类内容:和各种极品美女的party合照以及自己在台湾的医美诊所推出的新项目案例对比图。最近一项大力推广的是:果冻硅胶隆胸。据说,这种最新的硅胶假体植入体内,视觉和手感都可以100%的媲美真胸。

案例中美女的照片,完成从A到D的完美蜕变,只用了两周时间,并且“不会很痛”。

程医生朋友圈显示,他是台湾人,标准富二代,学医。父母在台湾经营着数家连锁品牌的整形医院,母亲就是医院的头牌医生。他不定期地往返于洛杉矶、台湾、香港、东京、北京的各个高级酒店。

一位知情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很可能就在酒店的一个房间里,为一些慕名而来的女孩打针”,打瘦脸针、玻尿酸之类的注射治疗可以直接在酒店开间房进行,治疗的过程还会完成面诊,推荐到自己的工作室做隆胸等大手术。“你只知道他是来自台湾的名医,并不知道他和他的工作室有没有正规的医美执照。”

在线医美平台APP更美的创始人刘迪表示,这正是医美黑诊所的一种形式——酒店游医。这种形式往往是自称是韩国或者台湾的名医飞到北京接诊,不进行公开宣传,全程保证私密性,有专人组织和对接客户。

打一针玻尿酸“闺蜜”吃3000元回扣

“如果不是朋友介绍,根本进不去这个圈子”,内部人士称,获取上述名医的出诊信息一般是通过“特殊渠道”获得。

在一些所谓闺蜜圈里,如果一位“闺蜜”向你发来“先变美后party”的邀约,一般女士都会很难拒绝。尤其是通过“内部消息”拿到某位明星私人医生的出诊消息。

“拉一个人,就有几百块红包,不管她整不整。”上述知情人称,如果拉来的人做项目的话,这位“闺蜜”中介可以拿到12%-15%的提成。

这其中,不乏网红、主持人、空姐等高端客户,一般是拥有稳定客户资源的“中间人”组局,坐地起价。“一支成本在1500左右的玻尿酸,通过所谓名医之手,打在脸上的价格是一万五。”知情人称。

这种专为对价格不敏感的高端客户所设的局,就是认准了其对私密性的要求。她们往往对闺蜜信任度极高,比起正规的医美机构,更倾向于享受独一无二的定制服务。

中间人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将“空降”来的“名医”包装成Angelababy、范冰冰等一线明星所御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北京接诊,营造出“内部消息”的剧情,极大地满足了爱美者的虚荣心。

据知情人介绍,这些“名医”的朋友圈通常经营得很“用心”。朋友圈一定要发自己正在做手术的照片,显示其专业性。大牌明星的合影一定要有,最好是穿着手术服,配一句:手术刚结束,自己和明星都很辛苦。和网红、模特、主持人的合影越多越好,最好一张照片有七八个,营造出一种“这些都是我作品”的感觉。

“花一万五打的玻尿酸,可能你闺蜜拿了3000元提成,剩下的全归中间人,他再给请来的‘名医’分成。”如果他还有良心,使用正规药品的话,要想多赚钱,只能降医生的成本。

▲一无证医生在朋友圈宣传双眼皮手术项目。

微整形培训:在鸡腿上练习切双眼皮

刘迪告诉新京报记者,按照现行法规,整形医生需要持有国家卫计委颁发的《医师资格证》和《执业医师证》。

国家对执业医师资质有着非常严苛的考核和监督体系,一旦出现不合规行医,持证人将被终身禁止行医。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民营医美机构分会常务副会长田永成对媒体表示,合格的整容医师必须要取得执业医师证明,考取下来平均需要十年的时间,其中要经过正规大学的系统学习和多年的实习;考取执业医师证明后还要经过至少两年的积累才能够独立操作美容项目。

在网上搜索“微整形培训班”得到几十个结果。其中一个链接点开后显示,“微创除皱、微创填充、埋线双眼皮等火爆的项目均开设单项班,报名全部项目套餐可享受优惠价格16800元。”学完三门课程仅需一周时间,培训结束颁发证书。

据内部人士介绍,一些不规范的微整形培训,其中临床实践其实就是学员互相注射生理盐水、在鸡腿上练习切双眼皮等行为。

“如果给人打玻尿酸去除法令纹,老师会告诉你,在人面部,法令纹的上下方各有一条横着的血管。下面我教你的方法,就是你在打针时避开那两条血管就行。”刘迪曾亲历这种课程现场。“但你不能排除有人的血管长偏了,所以你要慢慢扎,如果发现出血,就赶紧把针拔出来,别打了!如果真的把玻尿酸打进血管里了,你就把这个针眼的创口捅大,让它自己流出来。”这就是刘迪所听过微整形课程老师的培训。

据记者了解,北京同仁医院几乎每周都能接到一个微整失明的患者。一个月前,同仁医院整形外科郑永生主任一天接到三位如此患者。“现在没有在职的人替别人做微整是要刑拘的,涉事人已经进去,但失明,是没有办法恢复的。”

韩国进口肉毒素“粉毒绿毒”国内没批号

刘迪表示,常见的如隆下巴、打瘦脸针、处女膜修补术、腋臭手术、自体脂肪注射、植发等轻量级的“微整形”医美项目,都需要在正规机构中由合规执业者用合法药品进行手术和注射,其中机构和医生都要具备相关证书,同时医生只能在合规的机构中进行项目操作。

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北京某三甲整形医院医生靳琦刚做完一台鼻修复手术。“病人小Q曾经在某机构做过注射隆鼻,我们问她用的什么药品,她自己都说不清。”效果就更不尽如人意了,现在,小Q找到靳琦做修复。

▲北京某三甲整形医院医生靳琦(左一)在为医疗美容求医者做面部整形手术(受访者供图)

在手术过程中,靳琦和同事打开鼻腔发现,“里面全是碎骨头渣子”。靳琦和同事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把小Q鼻腔中的“杂物”剔除干净,这才开始手术。

“隆鼻的非法注射物如:奥美定、骨粉、生长因子等,这些注射材料可能导致流动移位,皮肤化脓、感染、侵蚀组织等,这些就是注射美容并发症,甚至不排除发生肿瘤的风险。”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整形美容科副主任医师陈晓芳告诉记者。

能取出来的情况还算好,有些假药足以致命。以“瘦脸针”需要的肉毒素为例,目前我国仅批准上市两种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分别为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生产的国产产品衡力和Allergan Pharmaceuticals Ireland生产的进口产品保妥适(BOTOX)。

指定的经销商也只有几十家,医院对药品有着严格的控制,不合规的医美机构几乎不可能通过正规渠道获得这两种药品。“市面上特别火的什么粉毒绿毒,这种肉毒素,说是韩国进口的,但其实国内没有批号,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儿来的。”靳琦说。

既然效果不能保证,危险足以致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地去黑诊所打假药呢?“便宜吧。”靳琦想了想。

在靳琦看来,求美者冒着生命危险去黑诊所求医,“这就像生病去找蒙古大夫一样可笑!”

玻尿酸1支几百元“成本都不够”

“打价格战”在美容院的超范围经营中普遍存在。以玻尿酸为例,三甲医院的普遍收费在5000元/支左右。“很多机构打出的惊爆价低至几百元,这可能连药品的成本都不够。”靳琦称。

“美容院降低成本最常见的方法是把玻尿酸换成水,短时间内都可以起到让注射部位饱满的作用。”刘迪表示,效果很快会消失,患者找回来,“总之就是你自己吸收了,不是药的问题。”想要效果,可以再打一针。

医美行业药品利润极高,其耗材生产成本较低,销售价格高。爱美客技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公司三年来的综合毛利率高达93.73%、91.31%和87.19%,其中,2016年宝尼达产品毛利率达到98.23%,而且连续三年都在96%以上。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爱美客主营的一款名为“宝尼达”的玻尿酸产品销售单价为2530.37元。而生产玻尿酸的主要原材料,透明质酸钠、预灌封注射器、一次性无菌注射针头的采购价格仅为159.82(元/克)、8.8(元/支)和4.76(元/个)。

正规上市公司的毛利都能达到如此,市场上大量的“三无”产品的利润恐怕只高不低。“橱窗里摆几支进口肉毒素,注射时换成假药的,更是司空见惯,换成国产便宜货的,还算是有良心的。黑工作室小美容院之类的地方,百分之九十九是假冒伪劣!”联合丽格集团董事长李滨曾在一次演讲中表示。

“在医美江湖的许多老板眼里,医生的技术不值钱,因为技术可以包装,你值多少钱,要看我能卖多少。”李滨说。

业内人士称,这个行业,如果决心赚黑钱,教育门槛和成本都低得惊人。

行业迅速火爆,利润奇高,投机者大量涌入。唯利是图的黑心商人以逐利为本,再加上整形手术仍存在私密性需求,难监管,越来越多的逐利者涌入,行业的水越来越浑。

医美行业急需“大数据”参与监管

在医美领域的这5年,刘迪看到了行业正生长,也苦恼于黑诊所对市场的腐蚀,“关注10个合规医生,就进入了10个呼吁治理黑诊所的朋友圈,普通诊所利润率5%-10%,黑诊所利润率可能高达70%-80%。”

据多名业内人士介绍,黑诊所一般会设在会所、美容院、工作室甚至美容美发店。这些地点本来就很隐蔽,而酒店游医这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更加剧了监管层面的困难。“真正不正规的机构,很少被查到。”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陈敏亮,日常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非常严重的医美整形并发症。这些临床接触的案例触目惊心:器官丧失、肢体偏瘫、脑梗甚至死亡。“正规的医疗美容机构在背行业中非法机构的黑锅。”

“常见的并发症,在三级甲等医院和民营医院出现几率还是比较少的。”陈敏亮表示。以吸脂手术为例,一个受过正规训练的医生一般可以避免手术的常见并发症。“在正规的整形医院,我们在术前都会对患者进行常规的必要的术前检查。术前严格掌握适应症,选择合适的麻醉方式及麻醉药等,术中要有良好的抢救条件,这是正规医美机构提供的最基本的保障。”陈晓芳表示。

而安全之外,陈晓芳表示,“国内专业的整形外科专科医院和公立医院的整形外科技术水平都很高,某些科目的临床经验可能更丰富。”但行业信息的不透明严重阻碍了其健康发展,国内高水平的整形美容医疗机构大多没有被老百姓了解和信任。

曾经,机构只能遵循竞价排名,而搜索引擎无法形成闭环,因其缺少交易数据,因此无法形成真正来自用户口碑的评价体系。“社交媒体虽沉淀了很多用户评价,但没有专业的人将其梳理、汇总,且标准不一。”刘迪表示。

传统医疗平台并不专业聚焦于医美,整形医院管理系统则不能覆盖所有的医美机构。近年来,以更美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医美平台崛起,因其沉淀了大量用户交易数据及真实评价,成为输出中国医美质量评价体系的基础。

以更美为例,平台上会对上线的医美机构和医生进行全面质量审查,积累行业资质的相关数据。自然沉淀的用户反馈、购买量及关注度等数据实时更新。再根据对机构进行抽检和回访的情况,不断调整数据库,展示情况也会随数据库更新而变化。刘迪表示,医生能力象限的维度就是中国医美质量评价体系的前身。

“这是个畸形了20多年的行业。”刘迪称,要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随着行业数据不断积累,医生安全信用分级越完善,求美者的评判依据更加精准。

加大监管力度和完善评价体系终归是外部手段,从根源上杜绝黑诊所,就需要消灭需求。这个行业的有识之士们正在站出来,他们正在通过互联网医美平台、视频科普节目、问答社区等与求美者沟通,承担起很大一部分市场教育工作。

“我相信,靠行业的信息不对称赚钱将越来越难。”刘迪称。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日常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非常严重的医美整形并发症。这些临床接触的案例触目惊心:器官丧失、肢体偏瘫、脑梗甚至死亡。正规的医疗美容机构在背行业中非法机构的黑锅。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陈敏亮

新京报记者马芊编辑徐超

值班编辑一鸣张一对儿

本文部分首发自新京报公号“寻找中国创客”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免责声明
凡未在文章标题处注明来源为【来自:中关村商情网】的文章,均为转载、摘编自其它媒体或为网友投稿,本网站发布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文章仅代表来源网站或作者个人观点,中关村商情网对文中的陈述及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文章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您若对该稿件有质疑,请与中关村商情网联系,本网站将及时回应并做相应处理。(联系邮箱:czn@czn.com.cn)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