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商情网

搜索
中关村商情网 首页 IT业界 VR/AR 查看内容

MAD Gaze创始人郑文辉:探索国产AR智能眼镜成长之路

2018-3-21 13:11| 发布者: 网友| 查看: 2939| 评论: 0

他技术出身,当过老师,带领学生横扫过近三十个奖项,30岁踏上创业之路,3年将公司打造成香港五大手机应用程式开发公司之一,在看到AR(增强现实)技术的发展潜力之后,将之前的努力全部推翻重来,利用团队技术优势,将重心转移到智能眼镜战场,他就是MAD Gaze 创龙AR 智能眼镜创始人郑文辉。

2007年,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第一代iPhone面世,第二件事是当时还在上大学的郑文辉看准了触控屏幕的前景,着手研制Multi-touch Surface(多点式触控屏幕),这为他后续的创业埋下了“弹药”。

第二年好事接踵而来,他不仅拿到了2008亚太资讯及通讯科技大奖赛(APICTA)银奖和中国及香港区泛珠三角安利杯冠军,手握十多个香港、中国及国际大赛奖项,而且得到了天使基金的青睐。唯一不尽人意的事情是,当时的天使投资者希望产品能达到iPhone的外观水平,奈何还是大学生的郑文辉因资金问题只能以人手制造。最后,因为未能满足投资者的要求以及郑文辉缺乏合作伙伴和资金等原因,所以未能成功创业,这次失败让郑文辉更加确定自己想要创业的决心。

毕业后,他到IVE(香港专业教育学院)执起教鞭,希望可以为IT业界培育更多人才。当时郑文辉周一至周五早上教日校,周一、周三、周五教夜校,周二、周四晚则在中大进修信息工程硕士课程,周六、周日带领学生出战大大小小的比赛,横扫了近三十个奖项。看似过了三年的非人生活,但他的心灵却因为充满挑战性的生活而得到满足。当时月入超过7万元的郑文辉并没有念恋安全区,他一直想弥补当年的遗憾。既然因为资金短缺而没有实现梦想,何不自己努力赚钱再赌一把呢?

三十而立的他储蓄到了种子基金后,毅然辞职踏上创业之路,成立了第一家创业公司——MAD MAD Group,全称是疯狂的Mobile Application Development﹙流动应用程式开发商﹚。郑文辉利用三年时间,将公司由最初的3人扩大到80人的规模,并成为香港五大手机应用程式开发公司之一。

2013年, AR还不为人熟悉时,他却早已看准AR技术的发展潜力,决定开发AR应用自动生成平台,希望加速AR普及化。有了软件平台,那总得要有个硬件配合吧?但他却察觉到手机AR需要一直拿在手中,操作并不便利,所以才把目标转向智慧型眼镜。

当时Google Glass和Epson已经算市场上不错的产品了,郑文辉抱着期待各买了一台回来,希望以它们的硬件搭载他所开发的AR平台捆绑一起作销售。体验产品后,很快发现了两款眼镜都有着一样难以克服的缺点。首先是Epson在外型上不讨好,戴上后很难回避其他人的目光;而Google当时设计则未能完全克服视点的问题,眼睛必须不时往上望斜才看到屏幕内容。除此之外还有各种问题:诸如没有连系太多的应用程式及在阳光下未能无法看清屏幕等等,这些对于郑文辉而言都是致命缺点。他觉得AR必然会是大趋势,可是市场上的智能眼镜不是停留在概念层面的试验性产品,就是有不可接受的缺点,于是他决定自己去做一副真正能普及化的智能眼镜。

郑文辉一直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国际品牌,而原来的应用程式开发公司MAD MAD只做程式开发,这是绝对不能帮他达成目标的,所以他开始琢磨推出属于自己的产品。当他看到了智能眼镜,就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他决定将MAD MAD卖盘,专心发展MAD Gaze。MAD Gaze成立后,他原来的核心团队已经对于软件及硬件、前台后台都累积了一定的经验,于是郑文辉邀请核心团队加入了MAD Gaze 。

研发初期,碍于资金不足,平台本身不够强大,研发过程相当艰辛。在郑文辉的努力下,终于在2016年7月,MAD Gaze第一代智能眼镜Ares诞生。可惜在缺乏资金宣传的情况下,销量并没有达到预期,而产品质素亦只与初代的Google Glass相当。

失望肯定是有的,可是郑文辉有着所有创业者的好胜心及力求完美的标准。他开始四出寻求融资,可是当时Google的失败让投资者对智能眼镜失去信心,全都不敢投资MAD Gaze。每位投资者都存在同一个疑问:“Google 那么大的机构,有钱、有人才,都放弃了,为什么你还要坚持呢?” 他坚信智能眼镜是真正的炼金石,所以在寻求融资的过程中,他一直对投资者说:“智能眼镜的劣势只是一时之间,所谓’不行’,只是’现在不行’。我们所聚焦的目光是在两年、三年或是更远之后,但我们不可能等到两年三年之后,才去落手研发。”终于他得到了第一笔1,050万的融资。

半年后,第二代的MAD Gaze- X5推出。硬件升级及外型优化后的X5解决了不少Google及Epson智能眼镜未解决的问题,例如X5在室外的阳光环境下都能清晰看到屏幕内容以及将视野加大至18度,甚至比Google Glass的FOV为13度为大。为了将如此优秀的产品量产,他参加了中国著名节目《合伙中国人》,与徐小平、李国庆、龙宇、姚劲波及黄舒骏五位商界大佬见面,幸运之神再一次降临,诸位大佬都对MAD Gaze投以信任一票,其中黄舒骏更在节目短短的时间内决定投资MAD Gaze,但因投资额及股份比例未达到郑文辉心中的标准,他拒绝了黄舒骏。

最后,郑文辉决定放手一搏,倾尽所有财产做生产,他的努力成果终于在销量数据上反映出来,不仅得到20倍升幅,更与爱尔兰、西班牙等国家签订总代理, 网络市场还遍布包括淘宝、天猫等。同时布置了不同零售点,包括香港连锁电器零售商丰泽、英国百货公司连卡佛、英国连锁唱片店HMV及在飞行路线遍布全球的国泰航空等,成功打开了整个销售网络,进一步抢占消费者市场。

郑文辉为了将智能眼镜普及化,不论在b2b还是b2c市场均有作出深入布局。MAD Gaze的开发者平台有过千名注册工程师,针对不同行业(包括物流、医疗、教育、安防及工业4.0等)的刚性需求开发不同应用程式。例如,MAD Gaze的可直播实时画面,让用户能遥距控制或对对方进行技术指导,提供即时协助,这能帮助医疗等技术性的行业连接不同国家的专家进行即时指导,完全打破区域界限。 MAD Gaze亦可透过人脸辨别技术为公安辨认目标的容貌,快速地获取有关讯息,能有效地打击犯罪行为。另外, MAD Gaze可取代物流业的雷射枪,可以使用MAD Gaze直接确认物流号码、扫描二维码和即时为货件拍照以保证运输过程中的并无损坏货件,保障各方责任,简化物流业繁复的作业流程。而室内导航、AR教学指引亦可为工业带来改革,更有效率地完成工作,从而节省成本。AR技术日趋成熟,能模拟不同情况,包括医疗手术,汽车维修等复杂的技术让用户能反覆练习,增加准确性。我们针对性地为主要行业推出相关应用,然后策略性地推广予该行业的领头公司。最后将相同的作业模式复制至相同的行业,再将整个营商环境复制至不同的国家,达到全面普及。

郑文辉认为将来有一天,智能眼镜的外型足够轻巧美观,方便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到那时候智能眼镜就真正普及了。为了准备这一天的来临,郑文辉计划推出第三代MAD Gaze智能眼镜——Vader。 他认为双目版本的Vader要别于其他品牌,更轻便、视野更大,为用户带来真正的感观享受,成为全球第一副取代平板电脑的智能眼镜。郑文辉表示:公司计划在2019年上市集资,希望未来可以成为一只市值达到10亿美元的独角兽并成为全球3大AR智能眼镜品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