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商情网

搜索
中关村商情网 首页 健康生活 心理情感 查看内容

无财无貌无德的男人凭什么娶5妻生7子?

2013-10-7 01:08| 发布者: 156| 查看: 7730| 评论: 0|原作者: 156

摘要: 一个在坊间流传的论调:深圳男女比例是1:7,最近似乎被一个荒唐的故事印证了。一个1969年出生的陆丰老男人,长得不高不帅更没钱,却在一年

一个在坊间流传的论调:深圳男女比例是1:7,最近似乎被一个荒唐的故事印证了。一个1969年出生的陆丰老男人,长得不高不帅更没钱,却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轻易地骗3个女人为他生下3个孩子。在这过程中,他不仅不花一分钱,反而大花女人们的钱。据悉,他前后共有过5名“妻子”,共生了7个孩子。
难道现代都市中的婚恋已经困难到令女性饥不择食的地步?又或者这个男人有出人意料的高明骗术?带着疑问,本刊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追踪采访。
采访/本刊记者 舒黎明
衣柜。茶几上的笔记本。她不知道将要揭开的真相有多离奇
  2008年春节,一场冰灾袭击了中南部各省,深圳也遭遇了50年来最寒冷的冬天。龙岗区南联社区一套简陋的农民房里,21岁的年轻妈妈王莉突然感到有点不安。她抱着孩子在屋子里四处转悠,最后来到了衣柜前。
  拉开衣柜门,王莉狐疑地搜寻着令自己不安的蛛丝马迹。其实,衣柜里除了她和儿子的衣服,就只有丈夫余少全的寥寥几件衣物……王莉猛然惊醒,令她不安的地方正是这里。
  王莉是四川南充人,2005年到深圳打工,后认识在深做生意的陆丰男人余少全,和他同居并于2007年12月12日生下儿子余小宝。两人本来打算过几个月就结婚,还在“米兰新娘”定了一套8888元的婚纱摄影。但儿子还没满月,余少全突然变得不怎么回家了。



  难道他在外面还有家?衣柜里稀少的衣物仿佛印证了王莉的猜测。余少全今年39岁,来深多年,就算没攒下什么钱,也不可能只有这么几件衣服。
  疑云笼罩在王莉心头,一件几乎被遗忘的往事浮现在她眼前:
  2007年5月2日是余少全的生日,也是他们认识后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余少全却匆匆离开,说要去广西开会。他走后不久,一个女人打电话给王莉说:“我是余少全的老婆。”
  据王莉所知,余少全是结过婚,但2003年生意不好做之后,老婆嫌弃他,搞起了外遇,两人早已离婚,留下两个孩子给余少全。王莉反问对方:“余少全是有老婆,可早就离婚了,你有结婚证吗?”那边不再说话。
  王莉回过神后,发觉女人的声音很年轻,不可能是余少全的前妻,她马上打电话质问余少全并告知:“如果你还有别的女人,那我自动退出,马上把孩子打掉。”——当时她怀孕三个多月。
“那女人脾气很坏,对我很不好,我一点也不喜欢她,你别乱想!”余少全轻描淡写。仿佛是为了证明他的话,没多久,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就发到了王莉手机上:“你心里不要存有什么内疚,谁都不愿坦(摊)上这样的事……我看得出来,他是喜欢你的。”
  言下之意,这个女人和余少全已经没什么了。王莉将信将疑,可肚子里孩子的胎动令她无法狠下心去彻底怀疑孩子的父亲,加之后来风平浪静,她渐渐遗忘了此事。但现在想来,两个人的回答一致得可疑。
  另一些细节也令人生疑:每天吃过饭后,余少全总会下楼去打手机,一打一两个小时,回来就说没钱了,让王莉帮忙充值。他手机上有时有些奇怪的短信,她想一探究竟,他总说是别人发错了,很快删除……



  越想越不安,王莉把家翻了个底朝天,希望找出些什么来,结果一无所获。她坐到沙发上,准备歇一歇。正在这时,也许是福至心灵,王莉注意到茶几上的一本笔记本。本子是余少全的,摆在桌上已多时,王莉平时从不多看一眼。但那天这本子却好像有一种魔力,指引王莉捧起它,仔细翻起来。
  前面没什么,后面也没什么,但在中间的某一页上,王莉看到一系列名字和数字。汤洁,生日×月×日;文丽云,生日×月×日……第五个赫然是:王莉,生日×月×日。
  更令她惊讶的是接下来的七个名字。余小山,余小川,余小丽,余小松,余小东,余小乐,余小宝。余小川和余小丽是余少全前妻留下的两个孩子,余小宝是王莉生的儿子。可另外四个又是谁?
  此时王莉还没有想到,她将揭开的是怎样离奇的一个真相。
  



不帅。老实。他的身上打着好男人的标签
  也许任何人处在王莉的境地上,都很难相信自己的遭遇。王莉和余少全的爱情正如发生在我们身边无数的爱情一样,虽不轰轰烈烈却也温馨宜人。
  2005年3月,王莉在福星路一家酒店推销茶叶时认识了余少全。当时她对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毫无印象,余少全却从她的老乡那里找到了她的手机号码,给她打了大半年的电话,不说别的,只是每天好几次地问候她:“我现在在某地开会,特别忙,你呢?”
  王莉的父母在她11岁那年就离异了,一北一南,各自打工。因为家庭关系,王莉并不喜欢普通女孩喜欢的那些甜言蜜语,余少全这种一点一滴的关怀反而令她感动。
  王莉也是谨慎的,在没了解余少全之前,他多次邀她出去玩她都拒绝了。直到2005年底,两个人在龙岗很偶然地遇上了,王莉才对说话、做事都非常斯文,不抽烟不喝酒的余少全心动了。余少全长得不高也不帅,但在王莉看来这也是优点。太帅的男人靠不住。
  每次王莉去余少全家玩,余少全就高兴地忙个不停,淘米做菜扫地,样样来得。“离婚那么久,我一直都没有交过女朋友。”余少全对王莉这么说,令王莉越发感到他可靠。
  2007年3月初,余少全去北京分公司处理业务,王莉趁机带他去给在天津打工的父亲过目。余少全的真诚和老实再次征服了王父,父亲同意了两人的婚事。
  从天津到北京的第一天晚上,王莉和余少全终于住在了一起。他们没住宾馆,余少全的生意一直没起色,他们将就睡在余少全租的办公室里,条件简陋。余少全愧疚地搂着王莉说:“现在我没什么钱,等有钱了,我好好补偿你!”



  言犹在耳,王莉真的不愿相信余少全在骗她。而且,她为余少全付出太多了,一年多来,除了2007年7月回四川的路费,两个人的生活基本都是王莉在维持。余少全生意做得很差,每个月区区500块钱的房租都付不起。王莉不想他难堪,每次都主动去交了。2007年9月余少全前妻留下的两个孩子开学,余少全又没钱,恳求她:“你帮个忙吧!你是我老婆,你不帮我谁帮我?”王莉自己没念过多少书,见不得孩子失学,于是垫了1900块钱的学费。两个孩子每个月早餐费又要一两百块钱,王莉口袋里的钱哗啦啦地流走了。
  接着,余少全家在家乡陆丰那里修新房,缺钱周转,跟她借了几千块钱。为了让她放心,余少全打了一张14500块钱的借条给她:“以后会好好补偿你”!
  2007年12月12日,王莉在附近一家黑诊所生下儿子,手术费加住院费两千块钱也是她自己掏的。生孩子的前一天,她还挺着大肚子给余少全的两个儿女洗衣服做饭……
  工作两年多攒下的两万多块钱快花光了,余少全却变了。王莉心乱如麻。无论如何,王莉想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她隐约记得,余少全说上次打电话的那个女人姓汤,难道就是笔记本上的汤洁?她去电信局查到那个号码,打电话过去。



  一位老太太接了电话,王莉试探性地问:“您好!请问这是汤洁家的电话吗?”
  那边回答:“这里是公用电话,不认识什么汤洁,打错啦!”
  事实证明,王莉没有打错。当天晚上,几天不见的余少全回来了,怒气冲冲地责问王莉:“你为什么要打电话去汤洁家骚扰?”王莉一听,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余少全前一天应该就在汤洁处。四川女子的烈性子被激了出来,王莉痛苦地骂余少全:“你这个骗子!”两人大吵了一架,余少全竟然用杯子砸王莉,砸伤了她的腿。
  无论王莉多么不情愿,余少全的真面目还是露了出来。正月十三,余少全带了一个女人过来。这女人就是汤洁。汤洁对躺在床上的王莉说:“人家把你当免费保姆,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
  没满月的孩子跟母亲心意相连,跟着王莉一起哇哇大哭。争吵中,余少全再一次殴打躺在床上的王莉,王莉不得不逃到了楼下。楼下保安是四川老乡,认识王莉,马上截住余少全。王莉趁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余少全见状,将她的手机夺过来,将手机卡放到水龙头下猛冲。冲完了,他似乎清醒了些,对如此粗暴对待“老婆”十分后悔,安抚王莉,承诺会拿一些钱给她和孩子生活,并帮她补好手机卡。
  到此时,王莉仍只愿相信,一切只是因为两个人的感情出了问题。



  晚上没有等到余少全回来。第二天上午,王莉根据电话号码找到距离自己住处仅仅十余分钟距离的汤洁的家,却被房东告知,汤家前一天已经搬家。
  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很快,王莉又发现,她和儿子赖以为生的最后两千块钱也被取走了。
  过去曾经被忽视的一些小细节一一浮现在王莉眼前:余少全自称中专毕业,但看电视时很多常见的字都不认识,还要请教初中没毕业的她;以前余少全跟她说,他有一辆奔驰600轿车,有专门的司机。但2年多来,她从来没有见过车;一次,她在余少全的公文包里同时发现了好多张名片,上面公司名称不同,头衔却都是董事长……
  王莉不得不承认,她碰到的是一个大骗子。



“德阳市长”。“清华教授”。胆有多大谎话就有多荒唐
  1月20日,走投无路的王莉向深圳各大媒体求助。冰山露出一角后,整个骗局很快浮出水面。经调查发现,余少全不但没离婚,跟王莉同居时还有另外两个“妻子”汤洁和文丽云。报道出街后,余少全的合法妻子赵雪从广州赶来深圳,第四个“妻子”文丽云也从四川赶来并联系到了王莉。
  文丽云认识余少全的时候已经离过一次婚,身为业务员的她经验老到,却和21岁的王莉一样栽在了余少全的“老实”上,为他生了两个孩子,还为他用尽了十几万积蓄,还为了支持他的工作,选择留在消费低的眉山带孩子。为了稳住她,余少全每天给她打几个小时的电话,而这,就是那些令王莉感到疑惑的电话。
  被骗的她拿自己的钱帮余少全充值去骗另一个女人,王莉实在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余少全的骗术并不高明,他对文丽云说过的话与他对王莉说的简直一模一样。他让文丽云帮他租办公室、付员工工资,“你是我老婆嘛,你不帮我谁帮我!”这句话王莉耳熟能详;在王莉家,他张口就是“爸爸”“妈妈”“奶奶”,在文丽云家,他也同样喊得亲亲热热。
  更令两个女人啼笑皆非的是2007年7月的一件事。那时余少全跟怀孕四个多月的王莉去南充见她的奶奶、姑姑等亲人,商量婚礼的事,十足一个乖女婿。在成都等飞机回深圳的时候,余少全却要去德阳。他很严肃地告诉王莉:“德阳市市长要见我,有要事商量。”他虽用着女人的钱,却总是说自己与各大市市长、清华、北大的教授等人物是好友。



  王莉当时因水土不服加上怀孕的反应病倒了,却贤惠地让余少全去忙自己的事。当晚八点多余少全走了,第二天没赶回来。他说自己被堵在了从德阳到成都的路上。
  其实,那一天余少全跑去了眉山,跟文丽云待在一起。两人吃饭、拍照,玩得十分开心。被蒙在鼓里的文丽云希望丈夫能多留两天,余少全说:“这次我来见一个清华的教授,现在教授在成都眼巴巴等着我……当然,我还是想留在你这里。”
  他这么一说,贤惠的文丽云自然赶紧催他去成都。她没想到,自己竟当了一回德阳市长,而王莉也没想到自己竟做了一次清华教授。
  随着真相的逐步揭露,王莉和文丽云又得知,2007年生日那天余少全根本没去广西开会,而是去了广州陪汤洁。汤洁是文丽云之前的女人,也为余少全生了两个孩子。大概是得知余少全又找了王莉很伤心,于是便打电话给王莉:“我是余少全的老婆。”
  余少全真正的老婆赵雪对他彻底失望,她发信息给王莉:“同样是受到伤害(的)女人,他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他已无药可救。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一直是靠女人来养活自己,他花的是女人的血汗钱,一点都不心痛。”
  



5妻。7子。骗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连自己都骗
  包括早已离婚的前妻在内,余少全至少有5个“妻子”,7个孩子,令人叹为观止。而其中最神秘的是汤洁。
  文丽云觉得汤洁非常不可思议。2003年9月她刚认识余少全时,汤洁就挺着大肚子跟在余少全身边。余少全说汤洁是公司的财务。公司周转不灵,希望文丽云能帮他每月发800块钱的工资给财务。为了解余少全是否值得托付终身,文丽云曾多次与“财务”汤洁聊天。汤洁好话连篇,把余少全夸得天上有地上无。文丽云和余少全住在一起了,汤洁还给他们煮饭、打扫房间,若无其事。文丽云万万没有想到,汤洁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余少全的。居然有女人能平静地看着自己孩子的爸爸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简直匪夷所思!
  而王莉从汤洁同楼的四川老乡那里得知,汤洁其实也很可怜。文丽云怀孕后,余少全送她回四川待产,当时汤洁快要生了,邻居看到她在外面哭得眼睛都肿了。赵雪来过深圳,住在余少全那里,汤洁没地方呆,农民房也没有小区花园,她大着个肚子在外面街道上走了一晚上。有略知内情的人劝她:“你跟他没结婚,为什么还要给他生二胎?”汤洁却说:“他很快就会跟我结婚,还会在东方明珠给我买房子。”
  汤洁气愤的时候不仅给王莉打过电话,也给文丽云打过电话,但最终怒气竟都被余少全消除了,她还反过来配合余少全继续欺骗其他女人,究竟是痴情还是其他,外人不得而知。



  在媒体的介入下,余少全在记者面前隐晦地承认了他和汤洁、文丽云的关系,唯独对揭发他的王莉恨之入骨。被抓到派出所后,甚至当着电视台记者的面狂骂王莉是做小姐的,不肯承认宝宝是他的。他并不知道,在手机卡被毁之前,王莉曾将见证他俩爱情的一些短信转移到了手机里,比如他的结婚承诺:“我两(俩)结婚的日子定在(2007年)11月26日,有很多时间给你准备。我很想你早日在我身边。”
  可以说,余少全的骗术并不高明,承诺结婚,甜言蜜语(不是一般的甜言蜜语,而是永远不能兑现的承诺),对所有女人讲的都是同一套谎话,以不变应万变。但从另一个层面上说,余少全的骗术非常高明,因为他的谎话说得连他自己都相信了。面对镜头,面对成千上万关注此事的人,他始终坚信自己是一个老实、本分、受委屈的好男人:“我是有老婆的人。我是爱家、爱老婆的人,是不可能跟其他女人结婚的。”
  法庭上,法官问他:“你为什么没有跟你老婆离婚?”
“我是为了孩子。”
“你为什么要找那么多女人?”
“我的孩子没人带,我找女人来帮我带孩子。”
说这些话时,他眼神坚定,面色平和,假如大家不曾知道王莉和文丽云等人的遭遇,似乎也难免要相信,这真是一个难得的老实人。
这一天,王莉把家翻了个底朝天,结果一无所获。正在这时,也许是福至心灵,王莉注意到茶几上的一本笔记本。
后记
  2008年7月22日,龙岗区法院依法裁定被告人余少全犯重婚罪,判有期徒刑两年。这是该罪的最高处罚。然而这并不能挽救几位被害女性的生活。王莉的儿子刚8个月,嗷嗷待哺,她却失去了所有积蓄,又无法工作,只能靠父母的接济度日,每日光奶粉钱就令她愁眉不展。文丽云和汤洁各自带着两个孩子,情况也着实堪忧。令人扼腕的是,她们全都是在没有登记结婚的情况下生下孩子的。其实,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既是我们的义务,同时也是对我们权利的保障,余少全不高明的骗术屡屡得手,最大的帮凶正是女性自身的心理弱点。有多少女性跟本案的受害者一样呢?独在异乡孤独无助,迫切渴望找到一个依靠;假如也遇到一个像余少全这样“老实”的男人,开公司做生意,结交大人物,将来的幸福可期,又有多少女人会上当受骗呢?须知,爱情并非赌博,婚姻也不是保险箱,脚踏实地、谨慎理智地择偶才是真正的幸福之道。
(为保护隐私,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